广州恒大俱乐部招聘

暗夜
吞蚀了我的灵魂

就像一把刀一样
将我白天的伪装
一点一点的割了下来

那张
不容置信的脸孔
竟就这样伪装在邪恶之上
一点一点的看透人生

而邪恶就这样慢慢的将它侵蚀
等待 毕竟看人尴尬也是我的嗜好之一...

既然两权相害取其轻...那麽就上路吧。

不过没想到这是恶梦的开始...

跟哈太太“报备“之后(因为说明没有用), 今天是2014年的倒数最后一天12月31日

已经到了完全不准备熬夜跨年的年纪了

但下午还是帮自己放个〝邀两假〞(中午12点下班)  门面







雕像之美












地理位置与告示




有一天,苏小妹侧睡在牙床上看书,突然鲁直来访,苏小妹还没有来得及起身,鲁直就进来了并打趣说:仕女侧卧,横口竖口,竖口横口。苏小妹知道是在调侃她,情急间看见鲁直正得意的弯腰拿一座桩要坐下,苏小妹灵机一动说道:和尚倒自己的专属安慰剂, 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Comments are closed.